一只甜甜圈

【纯粉】只萌朱一龙水仙,生生是亲儿子,最爱巍生 迟勤 井慕(当然其他也很爱啦ʚ😍ɞ)

哎。。起这么早干啥🙄🙄🙄

【迟勤】人人都说我爱你(二十五)

(二十五)


清晨的冷冽空气带着撒花般特有的清香,路边干枯的落叶被风吹得在地上刮出脆响,下一秒就被清洁工人扫走了,晨起的老人们依旧不惧寒地锻炼着身体。外面的世界,与平日无异。


房间里,就不一样了。迟瑞先醒了过来,手指一动便碰到一具温暖的身体,触感不是衣服而是皮肤,他睁开眼眸,与眼前的人距离近到发丝都是交缠的……罗勤耕还在他怀里,身上带着他的味道。


心上人不再是梦中人,枕边人亦是我的心上人。迟瑞用眼睛扫描着这人的五官,怀里的人睫毛动了动,他便马上闭上眼睛装睡。


罗勤耕眉毛微蹙,挪动着不太灵活的腰从侧躺改成平躺。他睁开眼睛动着眼珠四处张望,还不够熟悉的环境,自己正枕在后颈的手...

【迟勤】人人都说我爱你(二十四)

(二十四)


屋内空气里的气流缓缓地移动,阳台上开着缝隙的窗户吹进来清冷的风,琉璃灯的灯光照着相隔几米远的两个人,迟瑞看不清楚那人的表情,但是眼睛恨不得在他身上盯出几个窟窿来。


罗勤耕感受到这人的目光,问:“你怎么……”他本来想问你怎么在这儿,话没问完就福灵心至地住了嘴,他走了三天,迟瑞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他拎起手里从小镇买回来的东西,又问:“你要吃……”没问完,又住了嘴,这话也不太对,会让这人更生气吧?


“你先去看看浮生吧,他说刚才做梦梦到你了。”迟瑞看出了他在发难,本能的习惯的替他解围。


罗勤耕把东西放在餐桌上,走进卧室之前看了迟瑞一眼,那人目光没再跟他接触,略微低着头...

【迟勤】人人都说我爱你(二十三)

(二十三)


罗勤耕在小镇的老字号糕点铺里挑了很多不同口味的糕点,装在食盒里。而后,又坐了很久的车,来到靠近郊区的医院。


潮湿阴冷的天气,衬得这所医院更加阴森了。罗勤耕刚走进去就听到一声女人的尖叫,惊得他紧紧皱了一下眉,手指更紧地抓住手里的食盒。他记得他第一次来这儿看她,回家之后一整夜都好像能听见有人这么叫……


罗勤耕走在长长的走廊里,顺着窗户看向外面,几个穿着病服的人在医护人员的陪同下,有的正玩着沙子,有的在观察天气,有的自说自话,有的捧着饭盒作出吃东西的样子,每个人的面貌都挺扎眼的。


他停在一间办公室前面,门上贴着标签‘宫铁心’三个字,敲了敲门,里面的人便很快过来开门...

争取日更,提高自己的逼格。。。

【迟勤】人人都说我爱你(二十二)

(二十二)


罗勤耕从小饭馆出来,发现外面下过了一场雨,地上还有一些积水,屋檐上也有雨水正一滴一滴地划下来,浸在空气里的青草香更加浓重了。


他手握着钥匙,走在许多年前每天都会走的小路上,那个时候离开这儿走得太匆忙了,还以为不会再回来了。


老旧的大门上着锁,锁链上布满锈迹,在雨天能闻到很重的腥气,罗勤耕费了些力气才把它打开,小院里石砖地的缝隙间长满了野草,窗户上也找不见一块完整的玻璃,这样的惨状……看来这房子是真心没人要。


罗勤耕走进去,看到横在屋子中央的钢琴落满了灰,很多地方都开裂了,他伸手打开琴盖“吱呀”一声,按了几个琴键,觉出钢琴的音质已经变了,发出的琴声也不大好听。...

【迟勤】人人都说我爱你(二十一)

(二十一)


十岁的罗允卿一直以为自己家庭和睦,父母恩爱,外人也是这样看待的。


他的母亲是一位护士,每天回家都会说着医院的病人发生了什么事,谁就快要出院了,病人要出院了她比家属还要开心。他父亲是一位老师,是个十足的雅人,喜欢收藏各种乐器,喜欢酿酒,喜欢象棋,而且棋艺高超。


罗允卿放学的路上还没走到家门,就听到家里传来钢琴声,以为是父亲在练琴,怕打扰到他便轻手轻脚地推开院门,被眼前的景象看得一愣……的确是父亲在弹琴,可是父亲身边还有一个男人,正看着他在笑,轻柔地落下一个吻在他头发上。


罗允卿被吓坏了,转过身就往外跑,一直跑,一直跑……


“先生,到站了。”


列...

【迟勤】人人都说我爱你(二十)

(二十)


罗勤耕吃过午饭,站在公司走廊窗户旁边看着外面的景致和迟瑞通电话,中午的阳光有点慵懒地照着他的头发,虽然天气有点凉,可是他心里是暖的。


迟瑞在那边好委屈地跟他撒娇说,中午没有吃饱,因为下午就得开会,就急急忙忙上楼准备了,现在还觉得好饿呢,晚上还要加班……罗勤耕听着这惨兮兮的声音,有点心疼了,就哄着那人说那晚上自己回家做点吃的,给他送过来好不好。


罗勤耕回到办公室,拿着水杯要去倒水,才走到门口就听见桌上的手机又响了,他以为还是迟瑞,笑了笑走过去,一看却是个完全陌生的号码。


“喂,你好。”


对方沉默着,一点声音都没有,他又问了一句好,才听到对方略冷漠的声线:“...

我的小神仙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平平安安。


辣鸡们对你恶语相加,我就对你说上一世情话。


你会越来越好的,爱你,朱朱。


🍭🍗🍟🍔🍧🍰🍮🧁🍩🍬🍭

【迟勤】人人都说我爱你(十九)

(十九)


晨光微亮,亚麻布料的深色窗帘将天光隔在外面,让屋内相比黑夜差不了多少。迟瑞的床头放着手机,专属铃声响起的第一刻他就睁开眼睛,为了在清晨听这一声铃,一晚上被那些个无良的不知睡眠多珍贵的群聊消息骚扰,他也乐得开心。


“喂……”嗓音沙哑的人迅速接起电话,晚接一秒他都舍不得。


“醒了嘛?睡得还好吗?”罗勤耕和迟瑞说好了,早晨的时候给他当闹钟,罗勤耕算着时间让他能多睡一会儿是一会儿。


“嗯……”迟瑞躲在暖暖的被窝里,懒洋洋地发着鼻音,心里想着,要是能在你身边醒过来那就更好了。


罗勤耕是必须要早起的,要给小孩儿准备早餐吃,嘱咐道:“那就起来吧,你记得上班之前要吃早餐...

1 / 4

© 一只甜甜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