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甜甜圈

【纯粉】只萌朱一龙水仙,生生是亲儿子,最爱巍生 迟勤 井慕(当然其他也很爱啦ʚ😍ɞ)

【迟勤】人人都说我爱你(十一)

(十一)


迟瑞从老家回来了,坐上的士就报出罗勤耕的住址。看时间,这会儿罗浮生应该放学了,罗勤耕会在小区门口接他的校车,陪着他在小区里玩一会儿,如果天气好的话,他们也会等着迟瑞下班,再一起回罗家。


的士开进小区,迟瑞按下车窗,看到罗浮生和几个孩子在一起玩耍,罗勤耕就坐在一旁不远处静静地看着。


罗浮生抓着一个小女孩的手,笑得天真。这小家伙大抵是个姐姐控,十分喜欢同小区不同楼栋一个年长他几岁的小女孩,他曾经从家里偷偷藏了糖果在口袋里,下午碰到那小姐姐就把糖果拿出来送给她,如果女孩收下了,他就会很开心,如果没收下……小男子汉就会默默地跑到爸爸怀里伤心。


迟瑞就此事很认真地对他说过:“你可以追求别人,但是人家有拒绝的权利,不要哭。”


车窗外,风吹过,黄昏余晖下的日常生活像被上苍赏赐了一件金色的衣裳,照得每个人的发丝都发着温暖的亮光。迟瑞无心去打扰,只是忽然间一个直觉冒出来,把他心里的平稳步调搅和了个天翻地覆。


罗家父子,没有我,似乎也过得很好。


“迟叔叔……”在迟瑞愣神的时候,罗浮生已经看到了他,睁着大眼睛又一次大声叫道:“迟叔叔!”


迟瑞一惊,立刻把车窗按上来,跟司机说:“快走!”


罗浮生就那么追了上去,罗勤耕赶忙几大步迈过去把他拉回来,小浮生激动地说:“爸爸我看到迟叔叔了,他刚刚来了。”


罗勤耕微怔,看了一眼空旷的前方,什么也没有,“你是不是看错了?”


“我没有看错,我真的看到迟叔叔来了!”


罗勤耕猜测要么就是小孩儿看错了,要么就是……迟瑞真的来过,但是走了,不管是哪种他都觉得不好受,便抱着浮生安慰道:“好啦,那可能是迟叔叔回来了,有急事先走了,我们先回家。”


小家伙伸手过去翻他的口袋,把手机翻出来塞到他手里,“爸爸你可以给迟叔叔打电话,让他来啊。”


“……”罗勤耕将手机放回到口袋,“爸爸手机没电了,晚上再打吧。”



井然酷爱红酒,酒柜里珍藏的好酒众多,迟瑞偶尔过来讨酒,他也会很大方地拿出几瓶。他看着迟瑞豪迈地像喝二锅头一样把他的珍藏品几口闷,不禁摇头。


“真是糟蹋了我的好酒。”其他人不懂,就只能井然自己摇摇酒杯,看着杯壁上挂满好看的暗红,再细细品它的味道。


井然说:“酒你也喝了,我这一晚上什么也没干就陪你了,现在能说说事了吗?”


迟瑞抬头看了他一眼,把手中剩余的酒全灌下去,而后倒在沙发,合上眼睛。


井然:……


井然拿出自己的手机,点亮屏幕,依旧是仪表堂堂得令人垂怜的沈老师,他最钟情的一张照片,他举着酒杯轻轻碰了一下屏幕,把自己都逗笑了,道:“还是你最好了。”


“就是不会说话。”



罗浮生从吃完晚饭就一直缠着罗勤耕让他给迟叔叔打电话,罗勤耕搬出各种理由推脱,迟叔叔在忙、爸爸现在没空、浮生快去洗手再吃糖,最后罗浮生坳着嘴巴:“爸爸你骗我,你说晚上给迟叔叔打电话的。”


迟瑞的手机是井然接的,带着醉意嫌弃道:赶紧把这个连话都不知道说清楚的麻烦从我家里抱走。


挂了电话,罗勤耕就对小孩儿说:“浮生去穿衣服,我们去接迟叔叔。”


好多天没见到迟瑞的罗浮生,一进门看到迟叔叔躺在沙发就跑过去爬到他身上,硬是把人从睡梦中拍醒,迟瑞看到怀里的小脑袋一愣,起雾的眼睛看了看四周,也看到了罗勤耕,小孩儿抓着他的手问:“迟叔叔,你好几天都没来看我了。”


迟瑞借由浮生来挡住他现在弄不清楚的状况,轻轻捏了捏小孩儿的耳朵:“叔叔这两天有点事情要忙,你想我了吗?”


“嗯!”罗浮生用力点头。


“那,你是想我,还是想让我给你买玩具啊?”


“我想迟叔叔,爸爸也想你。”


两个大男人被小孩儿的话弄得心头一震,双双像遭遇暗杀一般想逃命。迟瑞自动跳过后一句,抱小孩儿在怀里摸他的头,叹道:“也算没白疼你啊。”


罗浮生四岁,迟瑞抱过他很多很多次,甚至他刚刚出生的半个月都是迟瑞在抱着,可是迟瑞真的算不出这很多次的怀抱里有多少次他是在透过这个孩子去抱罗勤耕,他也计较不到他从罗浮生的眼睛里寻到了多少罗勤耕的影子。


迟瑞抱着小孩儿轻轻地摇,怀里的浮生逐渐入睡,他偷偷看了一眼另一边沙发上的人,罗勤耕正拘谨地坐着,看得出来是在紧张,手指一直扣着手心。


周围的空气,陷入哑剧般的沉默。


迟瑞这会儿才发现罗勤耕就穿了件帽衫,头发也有点杂乱,看着像是匆忙出门,他不忍心看到这人这样,没有必要这样,分手了都还能当朋友,更何况我们从来没有开始过。


“对不起……”


“对不起……”


要么没人说话,要么两个人一起开口,罗勤耕看了过来,眼睛红红的,罗勤耕要想让迟瑞心软,只需这一个眼神就足够了,迟瑞笑道:“你又没做错什么。”


迟瑞站起来说:“走吧,我送你们回家。”说完就从沙发里找自己的车钥匙,翻了一小会儿才在抱枕下面找到。


罗勤耕将车钥匙拿走:“你喝酒了,我来开。”



车子行驶在宽敞的马路,罗浮生在后座的儿童椅上睡着,夜间的广播在提醒司机们要注意安全,外头的路灯如连成线的流光一般从眼前划过,罗勤耕能借着这光用余光看到迟瑞的侧脸,模糊的也平静的。


他担心这人好几天了,终于回来了。


罗勤耕分着心看迟瑞,突然间从路边窜出来一只野猫,停在马路中央瑟瑟发抖,罗勤耕回过神来已经要撞到它了,他迅速打方向盘,一个急转弯想避开它,车子改变方向,朝路边的广告牌撞上去,罗勤耕再急转弯,已经来不及了。


车子停住,被这场意外惊醒的罗浮生在后座吓得大哭起来,哭声唤醒了迟瑞,迟瑞睁开眼扶住疼痛的脖子,直觉第一刻就连想到罗勤耕,转头看到罗勤耕倒在方向盘。


迟瑞只是轻伤,罗勤耕左手臂骨折,肩膀拉伤,眼部充血,需要留院观察。小浮生被吓坏了,趴在爸爸手边一直发抖着哭,罗勤耕躺着用没受伤的手安抚着他,道:“爸爸没事,都是看着吓人,不严重的,浮生是男子汉不能动不动就哭。”


迟瑞从病房出来,才觉得脚步虚浮到站不稳,从墙边滑下去坐到地上。他才刚刚失去奶奶,罗勤耕要再出什么事,那真是老天在索要他的性命了。


迟瑞去交费的时候,一个年轻的小护士靠过来,一脸八卦地问道:“你和受伤的那个先生很熟啊?”


迟瑞没心情搭理,语气很不客气地反问:“有事吗?”


“哦哦哦,没事没事,就觉得……他长得还挺好看的,而且……”小护士低头笑得不忍直视。


这句迟瑞听着更刺耳了:“而且什么?”


小护士被他严肃的气场吓到,不再调笑了,很认真地说:“真的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他应该很在意你吧。”


“什么……”


“我刚刚听你和交警说当时你是在副驾驶位,我听我的老师说过,发生车祸的时候通常都是副驾驶的人更危险,因为人都会有本能的反应自我保护,主驾驶的人会往左打方向,那就要副驾驶直面车祸了,他当时是把方向盘打到你那边才让你只受了轻伤,能在紧要关头舍掉自己保护你的人,应该很在意你吧。”


小护士的科普让迟瑞陷入无声的震惊里,罗勤耕受了伤在保护他。


“我的老师以前也碰到过一次这样的事故,是一对夫妻。”小护士又恢复一脸八卦:“那你们呢,你们俩是什么关系啊?”


迟瑞略低头看了她一眼,不明白她这莫名其妙的兴奋从何而来,脸一横:“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别想太多。”


“……”


TBC







【小浮生:我这一天天操碎了心。。。】

评论(9)
热度(71)

© 一只甜甜圈 | Powered by LOFTER